首頁 > 資訊 > 行業觀察 > 詳情

地方性同業拆借 小貸公司的融資新渠道

發布時間:2019-07-03  作者:本站編輯  來源:消金界  
我有話說 | 分享 |

  小貸公司又迎來一地方政策紅利。


  消金界了解到,在近日舉辦的第八屆中國(廣州)國際金融交易·博覽會(以下簡稱“金交會”)上,越秀區數字普惠金融監管試驗區獲得授牌,成為全國首個金融監管試驗區。


  據越秀區金融工作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具體規劃建設已在逐步推進中,包括建立地方性二級同業拆借中心、設立發展基金和搭建接入人行征信綠色通道等。


  地方性二級同業拆借,類似于銀行間同業拆借業務,即地方性小額貸款公司之間的同業拆借。


  那么,這一模式的市場空間到底有多大?未來是否會成為小貸公司主流的融資渠道?


  小貸的融資“緊箍咒”


  眾所周知,一直以來,融資渠道單一都是傳統小貸公司普遍面臨的難題。


  《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》明確規定了小額貸款公司的資金來源,包括股東繳納資本金、捐贈資金,以及不超過兩個銀行金融機構的融資。


  除了融資渠道的限制,杠桿率的限制也是小貸公司面臨的難題。


  小貸公司一般的杠桿率為150%,也就是說,若注冊資本1個億,可放貸資金不過1.5個億。


  此外,根據銀保監會的指導意見,小貸公司不得吸收公眾存款,必須以自有資金放貸。很多小貸公司甚至到了“無錢可放”的境地。


  消金界了解到,目前只有一些股東實力很好的小貸公司,才能通過銀行授信和股東借款融資。


  即便小貸公司可以取得融資,也難以享受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。


  某互聯網小貸工作人員稱,他們通過銀行融資獲取資金,資金成本在10%左右。


  對于大多數小貸公司來說,還是通過金交所ABS來融資。“有關系就好發,有人能搞定金交所就行了。”


  與此同時,這一模式對資產質量的考核愈發嚴格。“消金現在都行業風險有些高了,小貸公司、尤其是沒有母公司背景下的小貸公司,都是不行的。”有從業者這樣反饋。


  市場空間有多大?


  按理說,同業拆借作為一種新型融資工具,能夠靈活補充小貸公司的流動性。


  然而小貸公司而作為地方金融辦審批下的產物,尚未獲得金融機構的地位,加上銀行授信收緊,因此很難進入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。


  縱觀24家開業的持牌消金公司,目前也只有10家獲準進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。


  消金界此前報道,針對小貸公司出現的高利率、暴力催收、不良率攀升等問題,目前監管正掀起對于小貸公司的新一輪嚴查。


  中國央行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3月末,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967家。貸款余額9272億元,一季度減少273億元。


  中原銀行同業部相關人士向消金界反映:“銀行判定小貸類同業屬于高風險,所以這塊業務都是暫停的。”


  如今推出的地方性二級同業拆借,類似于銀行間同業拆借業務,即小額貸款公司之間的同業拆借,通過同行拆借把地方小貸公司連接起來,能有效地加強區域內的資金流動,推動小貸公司資源的合理配置。


  消金界了解到,此前深圳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等地,均已開展地方性小額貸款公司同業拆借。


  那么,小貸行業同業拆借的市場空間有多大?


  以廣州為例,《廣州金融白皮書2019》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底,廣州市共設立小額貸款公司107家,從業人員2921余人,注冊資本2581億元,平均貸款年利率為18%,貸款余額252.2億元,累計貸款金額502.6億元。這就意味著,廣州地區小貸行業沉淀資金約為250.4億元。


  顯然,同業拆借有非常大的創新空間。如果盤活這筆沉淀資金,則能很好地滿足行業內小貸企業的資金需求。


  行業人士認為,該試驗區的試點工作將有助于增加轄內小貸公司的資金來源,并推動小貸公司接入人行征信系統,有望進一步降低小貸公司不良率。


  對此也有專業人士指出,在這一模式中,除了專業的服務商,還需要征信、流動性機構、次級債評價機制等一系列機制,因而對于監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相關閱讀

評論已有 0

新版反饋

现代战争APP下载